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喜欢性虐的骚妇
喜欢性虐的骚妇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喜欢性虐的骚妇

  ”妈的骚娘们,看来你喜欢??性???虐??待??是不是?“?

  张丽芳羞臊的地下了头。原来,自从张丽芳的老公去世后她夜夜独守空房,每当性欲难当的时候她一边在网上看一些色情的视频一边手淫,每当看到SM的情景的时候她都会有一种更强的性冲动,甚至幻想自己就是那个被虐待的女主角,这样她每次都能很轻易的达到高潮,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被虐待,有时候觉得那是很丢人的事情,觉得自己是个荡妇,这是她自己的秘密,没有人知道,今天居然被王浩猜出来了,她很是羞愧。?

  ”哈哈,看你的表情就是默认了,没想到堂堂的公司总经理喜欢被?性??虐?待,哈哈,老子成全你。“其实王浩也有些意外,刚开始他只想干了张丽芳就得了,没想到张丽芳给他提了个醒,SM,嗯,不错的游戏。?

  张丽芳不敢说话,她心中一阵害怕又有些期待。?

  其实对于王浩来说SM他也是门外汉,只不过是看过那种小电影多少知道一点,无非就是捆绑,鞭笞,滴蜡之类。王浩开始翻箱倒柜的找绳子之类的东西,绳子没有找到却发现了很多张丽芳的内衣内裤,种类还挺多,什么两侧镂空的情趣内衣,丁字裤,带蕾丝的胸罩,还有两条没有洗过的肉色丝袜和一打没开封的各色丝袜。”将就用吧,反正自己也不专业。“王浩嘟囔着把这些东西一股脑的扔到了床上。?

  王浩让张丽芳穿上一个两腿中间和外侧镂空的情趣内衣,张丽芳表情麻木的床上了,只见黑色的情趣内衣紧绷着张丽芳的小腿,而两腿之间和外侧格式一个大洞,露出了白皙的大腿和两腿间的小穴,果然是平添几分性感。王浩打开包装拿出了几条丝袜接到了一起,这样就变成了一条丝袜长绳,他将丝袜长绳一圈圈得缠绕在张丽芳的胸部,乳房的上面和下面各缠几圈,丝袜长绳紧紧的挤压着乳房,张丽芳圆圆的乳房被挤压成竹笋的形状。王浩紧接着有拿起一条丝袜把张丽芳的手反绑里起来。好像还缺点什么,王浩看了看自己的杰作仔细回想小电影里的场景。他找了个塑料的小药瓶,用匕首把中间扎了个小眼,然后把一条丝袜穿了过去,她把药瓶塞到张丽芳的嘴里,两端的丝袜在张丽芳的脑后紧紧的绑了个死结。这样张丽芳嘴里含着药瓶就类似小电影里女主角嘴里含着的小圆球。王浩搬来一个太师椅让张丽芳坐在上面上,两腿的脚踝处各绑一条丝袜,然后让她的双腿抬起来打开一百六十度,再把捆绑在脚踝上的丝袜的另一头分别绑在太师椅的靠背上。这样张丽芳坐靠在太师椅上,嘴里含着药瓶,嘴角已经流出了口水,她的乳房被挤压成竹笋装,由于长时间血液不流通白皙的乳房变成了锈红色,而她的双腿高跷呈一百六十度打开,露出了阴部和屁眼,王浩拿起床下有一双亮面尖头的高跟皮鞋给张丽芳穿上,这下子变完美了。这个女人现在是如此的动人,即便是善良的人看到了都想上去虐待一番。?

  王浩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他的阳具也挺了起来。此时张丽芳的心里也七上八下,以前向往的SM女主角终于变成自己了,这个姿势真是太性感太放荡了,自己仿佛是低贱的妓女,努力的岔开双腿让男人的阳具插入自己的阴道。张丽芳有些羞愧,但是小腹里仿佛腾起层层的热浪,一丝丝的淫液从小穴里流了出来。?

  王浩骂道:”骚货,现在就受不了了,别着急,一会会让你享受的。“?

  王浩解下几个胸罩上的带子攥在手里,他抽向了张丽芳的屁股和大腿内侧,胸罩带接触肉体发出的”啪啪“的声音是那样淫荡,张丽芳的身子不停的颤抖,害怕,疼痛,快感交织在一起涌向他的大脑,她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发出嗡嗡的声音,仿佛做梦一般,然而王浩的声音确实那样的清晰:”贱货,你的小穴流出了这么多的淫液,是不是很喜欢被我虐待?打死你,你个天生喜欢被人干的母狗。“张丽芳闭上了眼睛,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去忍受或者去享受吧,堕落了吧…?

  张丽芳的屁股和大腿内侧已经被打的通红,小穴里的淫液流到屁眼处然后滴在了,她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嘴角的口水流了一片。王浩越打越兴奋,这也是他第一次尝试虐待,觉得很过瘾,他的阳具上的青筋兴奋的鼓胀着,马眼流出了一丝液体。?

  王浩忽然扔掉胸罩带,将自己的阳具狠狠的插入张丽芳的阴道,张丽芳呻吟着腹部不停的颤抖,王浩抓住张丽芳被挤压成竹笋形状的乳房,胯下的阳具不停的抽插,张丽芳只觉得一根硕大的棒子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小穴里感到一阵充实,快感自腹部传向全身,她努力挺动着小穴希望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王浩没有让她失望,疯狂的抽插了几百下,脊背一麻,一股无法名状的快感充斥着大脑,精液像机关枪似地射进了张丽芳的小穴。?

  射完精的王浩并没有把张丽芳松绑,他翻箱倒柜终于又找到了一段白色的蜡烛,小电影上不是有滴蜡这个游戏吗,咱也试试。张丽芳仍然是大开着着双腿坐靠在太师椅上,她紧闭着双眼,鼻孔里喘着粗气,嘴角的口水将胸前的丝袜都打湿了。她的阴唇像两扇贝壳不停的黏合着,白色的精液混合着自己体内的淫液不停的流了出来。?

  王浩点着蜡烛来到张丽芳面前,张丽芳仿佛意识到了危险,她睁开了疲惫的双眼,看着眼前拿着蜡烛的王浩。烛光轻快的燃烧,呼呼的小火苗映的王浩的一会亮一会暗,王浩微微的笑着,那充满恶意的笑容看上去是那样的狰狞恐怖。?

  张丽芳有些害怕,她嘴里呜呜呀呀的却说不出话来。?

  王浩不理张丽芳在说什么,他撇着嘴说:”张总,老子让你感受感受滴蜡的快感,我想蜡油滴到你那淫荡的身体上你会感到兴奋和快乐的吧。“王浩一边说着,在离张丽芳小腹二十厘米高的地方王浩拿蜡烛的手一歪,滚烫的蜡烛流了下来。这么近的距离滴下来,蜡油的温度基本上没有冷却,滚烫的蜡油带着原始的温度如同一颗颗白色的珍珠滴在了张丽芳的小腹扩散成一小片然后凝固。张丽芳被烫的身体扭曲,嘴里发出一声声模糊不清的喊叫。王浩并没有因为张丽芳的惨叫停下来,兴奋和快感充斥着他的大脑,他翻转的蜡烛,蜡油源源不断的滴到张丽芳的小腹上,不一会的功夫形成了一个巴掌大的蜡壳。张丽芳的小腹也因为蜡油的高温而被烫的通红,有的地方隐约起了几个小水泡。?

  王浩拿蜡烛的手向下移动,蜡油滴在了张丽芳的阴毛上,张丽芳的阴毛长的比较浓密,蜡油滴在阴毛上迅速凝固,并没有烫到她的皮肤。王浩用蜡烛的火焰接触了一下阴毛,阴毛迅速的燃烧起来,王浩吓了一跳,张丽芳更是花颜失色,她痛苦的用力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王浩赶紧用手拍了几下居然把燃烧的阴毛拍灭了,不过阴毛被烧的一片狼藉。”唉,可以了这一片阴毛。“王浩自言自语的在抽屉里找到了一个刮腋毛刀一丝不苟的帮张丽芳剃起阴毛来。很快张丽芳的阴毛被剃干净来,光秃秃的阴部显得更加性感。?

  王浩又在张丽芳的手臂,胸部,大腿这几个地方滴了些蜡油,很快蜡烛烧完了,王浩也玩的有些疲劳,他本想在张丽芳的小穴和屁眼处也滴上蜡,考虑到怕把这两个地方烫坏影响了自己的使用才做罢。?

  王浩看着自己的杰作心中十分高兴,这个高高在上的总经理被自己玩的这么惨,也算出了口恶气。她并没有放过张丽芳的打算,他蹲下身子对张丽芳的屁眼发生了兴趣。王浩用手指扣了扣张丽芳的屁眼,张丽芳身子一阵颤抖,王浩用中指蘸了点小穴处的精液,然后向张丽芳的屁眼里插去,张丽芳的屁眼像松紧带似地随着小穴的耸动时时紧时松,王浩趁着张丽芳的屁眼松弛的瞬间,用力的差劲了半根手指。张丽芳只觉得自己的屁眼被一根东西插了进去,里面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而且那根东西还一直做着圆周运动,张丽芳痛的哼出声来。?

  王浩指奸着张丽芳的屁眼,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他居然伸出了两根手指插进了张丽芳的屁眼。张丽芳觉的屁眼像要被撕裂般得疼痛,她哭叫着求饶着,但是嘴里塞着药瓶,只能传出一阵呜呜的声音。?

  王浩玩了一阵将张丽芳放了下来,张丽芳坐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她觉得全身酸软,乳房已经没有了感觉,屁股和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疼痛,而屁眼像被撕裂般一跳一跳的疼。?

  王浩毫不理会张丽芳的感受,给张丽芳的手解了绑,让她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而王浩骑在张丽芳的背上,美其名曰:”骑白马。“张丽芳哪能经得起王浩的重量,她很快便被压倒在地上。王浩拍打着张丽芳的屁股骂道:”妈的,快给老子起来。“张丽芳无奈只好又摆好姿势,努力这托着王浩向前挪动,当然要不是王浩用脚撑着地,张丽芳一步也走不动。王浩的阳具摩擦着张丽芳的脊背不一会便挺立了起来,他兴奋的拍着张丽芳的屁股,两人在屋里转了一圈,张丽芳再也没有体力,全身趴在地上不动了。?

  王浩把张丽芳胸部的丝袜解了下来,因为那两个乳房被丝袜挤压的太恐怖了,然后抱起张丽芳让她趴在床上,阳具顶在了张丽芳的屁眼上。张丽芳明白了王浩要干她的屁眼,刚才的疼痛让她有些害怕,她左右摇摆着身子,嘴里呜呜喊着不要。王浩被惹急了,他右手的中指猛然间插进张丽芳的屁眼用力往外扣着嘴里恶狠狠的说:”妈的骚货,你不配合我老子就把你的肠子抠出来。张丽芳被吓住了果然老老实实的撅起了屁股等待着王浩阳具的插入。?

  王浩怕感觉张丽芳的屁眼很紧而且很干燥怕弄伤自己的阳具,他在张丽芳的嘴边抓了一手口水涂在自己的阳具上,龟头对准屁眼慢慢的往里塞去。张丽芳努力的用力撑开自己的屁眼让王浩的阳具插进来,这样可以减轻点痛苦,王浩硕大的龟头插了进去,王浩觉得张丽芳屁眼的肌肉如同紧箍咒般紧紧的包裹着自己龟头的冠状沟,这种快感可比干小穴爽多了。由于刚才王浩指奸了张丽芳的屁眼,她的屁眼也勉强适应王浩的大阳具,王浩兴奋的连连挺动着阴茎,终于整个阳具都顺利的插进了张丽芳的屁眼。张丽芳觉得自己的屁眼仿佛插进了一根烧红的铁棍,疼的她不停蠕动着屁眼,身子向前倾去。?

  王浩抓住张丽芳的头发,兴奋的抽插起来。张丽芳屁眼吃痛身体向前倾,然而头皮又传来疼痛感,让她不得不向后倾,这样王浩的阳具就能深深的插进张丽芳的屁眼,他觉得自己的阳具仿佛进入了一个狭窄的通道,这个通道每一次的痉挛都能引起自己的快感。硕大的阳具向后抽动露出了龟头,然后再向前挺动直末到了根部。张丽芳的手指用力抓住床单,嘴里呜呜呀呀着喊着,仿佛释放着这莫大的痛苦。?

  张丽芳的屁眼到底是很紧,王浩抽插了百十来下便一泄如故,张丽芳早就没了动静,不知道什么时候昏死了过去。张丽芳原本紧闭的屁眼被王浩插的呈一个红色的大洞,潺潺流出白色的精液。?

  王浩也有些累了,他探了探张丽芳的呼吸发现她只是昏死过去了,他解开了绑在张丽芳头上的丝袜拿出了药瓶。然后把张丽芳的手脚全部用丝袜绑紧自己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完】